四月警钟为海瑟尔而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sound.com/,奥格斯堡

四月,被艾略特称之为“残酷的季节”,所以在四月,我们不能不联想到死亡和暴力,从而也提醒我们以一种礼仪的形式把人类竞技场上的死亡和暴力送上历史的祭坛。

二十年前,那是欧洲足球史上最悲惨的一幕,在布鲁塞尔海瑟尔球场,尤文图斯点球击败了利物浦,捧起了历史上最血淋淋的一座冠军奖杯,那是39条球迷的生命换来的。你很难想象,从欢乐和激情的顶端到恐惧的深渊,死亡离人们如此之近,当我从历史的资料里看到一张当时骚乱的照片,我承认我的确被震惊了,一个拿着木棍的球迷追打着一个孱弱无辜的女孩,女孩的眼里透露出的是惊恐和绝望的眼神,而又有谁会想到素日里彬彬有礼的英国人是这场骚乱的主角,来自利物浦的球迷他们不仅带着激情,还带着砖头和匕首以及一颗颗复仇的心······而上溯到1989年4月的一天,同样是英国足球的黑色年代,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在足总杯半决赛上,球迷们快乐的表情还来不及转换,希尔斯堡球场的一个看台倒塌了,96名球迷丧生。海瑟尔惨案和希尔斯堡惨案似乎印证了足球那种外在的美丽激情和人类内在的征服欲和颠覆欲所形成的深刻悖谬。当然,不仅仅是在足球场上,事实上暴力和死亡已然成了运动场上的一个怪兽,它噬咬着所有热爱体育的人们的心灵。在纪念海瑟尔惨案二十周年的今天,利物浦和尤文又在冠军杯八强中狭路相逢,由此,海瑟尔又一次被历史所雕刻。

世界上一只最著名的愤怒乐队ATR乐队唱道:暴力是一种病会成为我们生活和未来的一部分!难道果真如此?我不愿相信。就在近日举行的伊朗和日本的世界杯预赛中,狂热的德黑兰阿扎迪体育场在球迷退场时发生了拥堵骚乱,导致5人死亡,40多人受伤;而在平壤举行的朝伊之战中由于不满裁判员的判罚,朝鲜球迷向场内投掷椅子和啤酒瓶子,导致伊朗球员再度经历“看台惊魂”;在非洲区马里队对多哥队的比赛中,由于马里队以1比2告负,也引起球迷骚乱,球迷们烧,甚至扬言要“做掉”几个表现糟糕的球员,效力英超的卡努特便受到了死亡威胁,吓得他发出了再也不回国踢球的毒誓。此外,近日还有赞比亚球场倒塌,德国足球流氓又在异国撒野等等。

我不知道足球暴力起源于何时,但我知道英国有一句谚语:足球非关生死,但远胜生死。这似乎把足球提到了比战争比人类存在还高的高度,但西方一个研究足球的学者最早指出了足球和月亮以及圆周率之间微妙的想象和美丽的联系,这似乎回归到了足球的发源地中国临淄发明的蹴鞠的本义,它和古力特所鼓吹的“性感足球”也有一拼。但中国足球却玩不懂性感也玩不懂幽默。继去年闹出了足球史上罕见的罢赛丑闻后,今年的中甲也闹出了2005丑陋的第一案:上海九城队员祁宏等球员赛后冲进场内,指责、辱骂并击打、击伤裁判员。而中国篮球呢,绝对不会是足球这副德行,但去年CBA和WCBA接连出现的球场暴力事件也让人平添几多悲伤。不管国内国外,暴力这一球场上令人悚然的“恶之花”,它似乎随时随地在摧毁着一部分人的安全感,又随时有可能引起你内心深处丧钟的回荡鸣响。在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与我们无关的人和事物,一切都在影响着我们的存在和信念。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何况2008还横亘在我们面前。

“来吧,把噩梦清洗干净!来吧,让死地长出绿林!”我不知道今年5月29日落成的海瑟尔纪念雕塑“日晷”上刻的英国诗人奥登的诗句是不是这两句,但每年的四月,警钟在为海瑟尔而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