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斯堡惨剧30周年!世界足坛反常操作背后是全世界与红军同在

每年的4月15日这一天,都是红军球迷不忍再去揭起的旧伤疤发作疼痛的一天,也是每一名跟红军有关的人必须记住和无法忘怀的一个特别日子。

在30年前的希尔斯堡,足总杯半决赛红军对阵诺丁汉森林的比赛之前,由于警方的疏忽导致了严重的踩踏事件发生,96名红军球迷不幸罹难。

在这一天,红军的官方网站、官方推特等社交媒体都更换了背景图,在最显眼的位置,向我们失去的96名兄弟姐妹表达我们的思念之情。

利物浦官方推特的置顶推文也发布了一段文字,哀悼铭记。文字是这样写的:“30年前的今天,希尔斯堡共有96名儿童、妇女和男子丧生。我们对所有受此惨剧影响的人和永远不会被遗忘的96名球迷表示哀悼。”

而在与切尔西的比赛之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sound.com/,奥格斯堡红军的一线队、预备队和利物浦女队的全体将士也来到了安菲尔德球场之外的希尔斯堡遇难者纪念碑前献上鲜花,站立默哀,告慰曾经并肩作战、如今却阴阳相隔的兄弟们。

代表一线队与克洛普一同为遇难者献上鲜花的亨德森,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在悲剧发生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是,时间的流逝从未改变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我认为每一个有幸代表这家俱乐部出场比赛的球员都应该铭记这一个事件,我们也有责任了解这件事情给这家俱乐部带来的影响。”

“作为在球队现有阵容中踢球时间最长的球员之一,我认为我很清楚我们为什么务必记住和尊重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对于我们作为俱乐部所代表的意义。更加重要的是,我们也有责任向受害者家属和幸存者表示支持。”

“但我认为重要的是整个一线队,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去提醒自己为什么这场悲剧及其影响永远是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一部分。以及为什么它不仅仅是出现在我们球衣上的数字,因为你很难去谈论希尔斯堡事件。我是一个儿子,一个兄弟,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我有父母,姐妹,妻子和孩子。我知道那些逝去的人都属于所有这些类别,我无法想象把自己置于如此恐怖的环境中,尤其是失去如此亲近的人,那种心碎的伤心程度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令人心寒的是,《太阳报》在悲剧发生之后还有意将惨案的发生原因推到利物浦球迷身上,他们发表了一篇名为《The Truth》的文章,在本来痛失至亲已经伤痕累累的红军球迷心口上再加了一刀。从此,利物浦球迷与《太阳报》决裂,安菲尔德球场也不再允许该报记者进入。

2012年9月26日,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希尔斯堡惨案的调查结果出炉之后向全体利物浦球迷道歉:“所有关于利物浦球迷是希斯堡惨案的制造者的指责是不公平的,相反他们只是那次惨剧的受害者。”而在2016年4月26日关于希尔斯堡惨案的听证会在沃灵顿举行,最终陪审团以7比2裁定96名球迷是被非法致死。96名去世球迷终于沉冤昭雪。

举世同悲的黑暗日子之后,每年的4月15日或者在这天前后的比赛日中,英伦各家球队都会在赛前为遇难者默哀。除此之外,也有许多俱乐部在这一天通过各种方式向遇难者表达哀思。

阿森纳、曼联、曼城、切尔西、热刺等英超俱乐部都通过球队官方推特向纪念希尔斯堡事件30周年,为逝去的96名红军球迷默哀。

与利物浦同处默西塞德郡的埃弗顿,也在这一天送上悼念推文;除此之外还有布莱顿、伯明翰、维拉、凯尔特人、特兰美尔流浪者、考文垂、西汉姆、斯托克城、富勒姆、赫尔城、普雷斯顿、谢周三、雷丁、流浪者等各家俱乐部都通过官方推特给遇难者送上哀思,整个英伦都在纪念这个伤心的时刻。

还有门兴格拉德巴赫、多特蒙德、奥林匹亚科斯、罗马等多家外国俱乐部也在这一天向遇难者表达哀思。这一刻,安菲尔德记得,利物浦记得,足球,也记得。

关于本事件的调查审判结果也在日前得到了最终的结果,利物浦方面也通过官方声明向球迷们告知了审判结果。最终的审判结果是,1989年4月15日当天的警察队指挥官大卫-杜肯菲尔德,过失杀人罪名成立,但无法对他进行处罚——在1990年希尔斯堡悲剧1周年零1天之后,他就已经离开了人世。同时时任谢菲联秘书主管Graham-Mackrell违反“健康与安全工作法”的罪名也成立,理由是当天他并未为比赛提供足够数量的可供使用的十字转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