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斯曼对话马明宇:中国足球能向德国足球学些什么?

尤尔根·克林斯曼,德国足球名宿。球员时期,他帮助德国队赢得世界杯与欧洲杯双料冠军,被誉为“金色轰炸机”。退役后,他曾担任德国、美国国家队主教练,执教过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等。

马明宇,2002年韩日世界杯中国国家队队长,球员时代曾留洋意甲,目前任中国足协执委。

中国足球如何走出低谷?中国足球应向德国足球学些什么?中新社“东西问·中外对话”近日邀请克林斯曼和马明宇就此展开对话。

在克林斯曼看来,中国足球正经历一条“学习曲线”。他认为,许多国家开展足球运动时都会走弯路,正如事物发展总是有起有伏。但他相信,随着更多孩子喜欢足球,以及相关基础设施的提升,中国足球会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

作为中国足球从业者,马明宇认为,应该学习德国足球面对逆境时的坚韧。同时,要构建稳定、良好的联赛生态体系,培育足球文化,让足球在校园中普及,再深化到精英训练。他相信若如此,中国足球水平将在未来大幅提高。

中新社记者:中国男足在世预赛失利后受到很多批评,球员和教练该如何面对?中国足球该如何应对?

马明宇:输掉比赛后,球员受到球迷的批评甚至谩骂很正常。作为中国足球人,要直面质疑,虚心接受批评并反省。我们要梳理过去方方面面的问题、包括足球人自身的问题。中国足球要去除糟粕,汲取欧洲和日韩的先进经验,经过梳理后走出一条创新之路。

克林斯曼:在体育界受到批评很正常。当进展不顺时,无论教练、球员,还是投资人、管理者都会受到指责。我认为,应该化批评为动力。受批评时,不要为此失望,要积极地接受它。

你必须说:“好吧,我现在从错误和糟糕的表现中得到教训,然后去迎接下一个挑战”。事物不断向前发展,所以你应该考虑下周、下月或者明年时,自己最好能做到何种程度。我祝中国足球好运,希望它不断成长、越来越强。

中新社记者:国家队赛事之外,职业联赛是当今足坛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联赛对一个国家足球运动的发展有哪些作用?

克林斯曼:联赛非常重要。德甲是每个德国孩子梦寐以求的舞台。生长于德国,不论在慕尼黑、斯图加特还是柏林,父亲都会把足球运动传递给你,你会自然而然地喜欢上一支球队,梦想随之开始。

马明宇:联赛是国家开展足球运动的试金石,要起到引领作用,稳定、良好的生态体系至关重要,它对足球运动的开展以及青少年影响非常大。克林斯曼提到足球文化,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国内很多俱乐部已经开始注重培育足球文化,但我觉得还远远不够。我们要把它根植到联赛和足球运动中。

中新社记者:德国足球总能涌现出源源不断的人才,德国在培养孩子参与足球运动上有哪些心得?中国足球在这方面的欠缺是否已有好转?

克林斯曼:环境很重要。你会被联赛、朋友、邻居吸引,去尝试这项运动。如果周围的孩子都踢球,你很容易会被带动。乒乓球在中国很受欢迎,所以你会打乒乓球很正常。我在足球环境中长大,所以喜欢足球。

我还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那里不少孩子喜欢篮球,很多人会打篮球。因此,需要有适合足球运动开展的环境,让人们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喜欢它、享受它,项目的发展才会被推动。

马明宇:从教育部等6部门2015年开始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到现在,足球在校园中的环境普及性已经达到。但精英培训还不够,这一环节所需的优秀教练数量也远远不够。今年有一个很好的变化,那就是全国校园足球联赛将推行。通过校园足球普及,再进一步深化到精英训练,中国足球水平几年后会得到大幅提高。

中新社记者:目前不少中超俱乐部遭遇生存危机,联赛和国家队都陷入低谷。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又该如何走出低谷?

克林斯曼:这是一条学习曲线,许多国家在开展足球运动时都经历过:在球员身上花费太多钱、引进外援时不惜财力。但后来从整体看,效果不尽人意。

足球发展的过程有起有伏。例如美国职业大联盟,迄今已走过26年,他们开始时也犯了很多错,一些俱乐部因此倒闭,后来才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模样。英超也不总是世界上最顶级的联赛,他们走过了一条漫长的发展道路;马明宇曾在意甲踢球,上世纪90年代初,那里是世界最顶级的联赛,马拉多纳、古利特等伟大球员都曾在意甲踢球。

足球运动的发展离不开多重支持,包括国家层面、联赛层面、场地设施还有后辈培养等。其中,让中超联赛变得稳定并保持专注最为重要。3年前,我有幸到中国看了一场非常精彩的中超比赛,我相信他们能找到某种程度上的平衡。通过每年的学习,中超会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马明宇:国内在谈论“金元足球”时,把很多责任和问题归咎于资金投入及投资人,这不完全正确。我们应该希望市场向好,有更多热爱足球的投资人参与。中国足球正走在一条探索之路上,不要怕遇到问题。我们一定要直面问题,寻求改变,让联赛越来越好。

中新社记者:克林斯曼在2019年曾来过中国,印象如何?中国足球和德国足球在哪些领域可以进一步开展合作?

克林斯曼:德甲和中超之间的每一次合作,都是很好的机会,尤其在青少年层面。互相交流越多,各种想法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就越多。很高兴德甲在中国设有办事处,这会给两国带来更多交流机会。

3年前的中国之旅令我印象深刻,我度过了一段开心的时光,看到了很多踢球的孩子。和那时相比,我相信中国足球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足球基础设施提升,中国国家队的实力会随之变强。虽然这次中国队不太走运,没能进军卡塔尔世界杯,但4年后的世界杯必须成为中国队的目标。这一切的前提,是有更多孩子去踢足球。

马明宇:以前在德国踢球的中国球员不少,最成功的是效力于法兰克福的杨晨。德国足球青训非常扎实,我真心希望双方能更深层次地在青少年方面增加交流,这会对中国足球有很大帮助。

德国足球风格务实简练、团队配合严谨、历史积淀深厚,特别是在大赛中,身处逆境时善于打“逆风球”。中国足球最应该学习的,是德国足球精神层面的东西。

中新社记者:目前有几名中国球员在欧洲踢球。克林斯曼对于中国球员留洋有何建议?

克林斯曼:很多人说,没有取得进球或没有成为主力便意味着留洋失败,我不这样认为。留洋是好事,并没有“失败”一说。对球员而言,留洋是一个很长的学习过程,不仅限于足球,于个人也是一种成长。生活在不同文化中,说着不同语言,这是巨大的挑战,会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只要有机会留洋,就应该去尝试。

国家铁路局通报D2809次列车脱线元核酸采样亭背后:移动厕所厂商、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